纣与妲己

刚刚在路上遇到你,和你死后的模样。我问最近如何,你说,原来真的没有来世。 ​

妈妈,我不知如何向你说起,说起我在灿烂的白昼依然做着永夜的噩梦,说起我的四面八方都像条条死路,说起我不堪负重至世界随意一番振翅便卷起我的暴风巨浪,说起我这前二十年浪掷的精力皆是虚耗,说起这赤裸的现实让我无处遁形,说起这人间诸多繁花掩映的腐骨叫我痛哭,说起我在四下无人的角落哭灭了星星,说起我的灵魂正在寸寸衰老,说起命运造就我一身敏感肌肤就是要我受尽煎熬,说起我肿胀的欲望如何将我钉在耻辱柱上,说起我无论如何以血养爱情都难逃其惨死于时间的结局,说起我的理想是那颗门栏上的铃铛,似乎触手可及可我却怎么也够不到。
妈妈,这些话,我该如何向你说。

评论(5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