纣与妲己

刚刚在路上遇到你,和你死后的模样。我问最近如何,你说,原来真的没有来世。 ​

我曾怀疑过自己喜爱的,因为不符合大众口味,他们投以异样的目光,甚至是讽刺和嘲笑。我为此停留,试着妥协以便求得自然,以为如此方能不突兀。我笨拙地附和多数人,把自身特质蛰居,又深觉尴尬。现在我仍爱不为众人瞩目的事物,未渗透群体,仅知己二三。其实吧,保持特性的人从来都难真正融入群体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