纣与妲己

刚刚在路上遇到你,和你死后的模样。我问最近如何,你说,原来真的没有来世。 ​

记忆既不是短暂易散的云雾,也不是干爽的透明,而是烧焦的生灵在城市表面结成的痂,是浸透了不再流动的生命液体的海绵,是过去、现在与未来混合而成的果酱,把运动中的存在给钙化封存起来:这才是你在旅行终点的发现。”

读到这里,遥遥远远地想起一句台词“你生来就支离玻碎,这是你天生的。” ​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