纣与妲己

刚刚在路上遇到你,和你死后的模样。我问最近如何,你说,原来真的没有来世。 ​

开始长跑,早晨起床工作。然而,从内心深处来说也很清楚,所谓勤奋,不过是一种自愈和防止日常生活崩溃的方式。
勤奋也好,才华也好,美也好,其实都没有那么大的意义。而那些意义重大的事情呢——比如彼岸的冒险和滩涂——由于意义过分重大,却无法再轻易地谈论。
我不再期望在荒原,巨山,或者无法泅渡之河遇见另一个伙伴。
人生如同漫游在大海里的哥伦布,不再抱有遇见一块大陆的希望。
只有抛却失望的人,才能继续穿行在黑漆漆的密林里。

评论

热度(1)